“Forever 21”;后悔?

关于“Forever 17”和“Forever 21”这两个idea,我很早(大概一年前?)就想写篇博客讨论一下,今天早上心情不是很好,又受了些触动,正好借机把这个写掉。
早上醒来在浅羽群里聊天,聊到nanami要不要吃糖的问题,nanami情况其实和我挺像的(可能其实都是GQ?),但是她不愿意吃糖。我是觉得她这个程度不用劝退甚至该劝进,就说我现在 吃糖+有抱枕+inclusive environment 真是爽翻天,她说“别 你别忽悠我翻车..”。后来聊到一些事,她突然发了一句话又删掉了,我当时正好在刷知乎就没看到。她来戳我问我看没看到,我说没看到,然后表示是好奇宝宝想看,就软磨硬泡,结果她forward来了一长段四个月前和布丁的聊天记录。里面布丁有明确说喜欢我,虽然我早就知道,也对此回应过布丁(前文也有相关内容),但是直接看到聊天记录还是挺有触动的。然后就和nanami聊一些感情问题,也聊到吃糖和未来,就有了以下两点思想摘要。

Forever 21

美国18岁是Age of Consent,21岁才是真的成年,可以喝酒。美国192x年才废除禁酒令Prohibition,所以至今 酗酒 和 禁酒/控酒 的社会矛盾依然深重,于是美国的年轻人自然喜欢喊“Forever 21”;中国的年轻人这方面就不一样,可能是觉得未成年是年轻的重要表现形式,喊的口号是“Forever 17” (“永远17岁”)。我觉得这两种口号如果往深了理解有他们的异同,和更深刻的理解。
简单的说喜欢青春,或者general意义上的喜欢青春永驻是很多人都有的情节,尤其是女孩子对自己容颜和肌肤年轻态的喜好。心理年龄的大小也是许多人关注的事情,我妈就经常说自己心理年龄只有20/30岁(我是不信的)。但是我觉得这两句口号也有很深刻的意义和区别。
青春可能更多的是一种生活方式?比如我和布丁,也许我并不觉得我们有在一起以伴侣的身份过一辈子的可能性,我可能最后还是会去找女孩子在一起和结婚,但是因为是青春所以即使知道是暂时的也会去享受这段关系,也丝毫不觉得将来可能的分离是一个不去考虑现在快乐的理由(不是短视,这是因噎废食)。而剩下一些,对经典nuclear family的某种意义上的respectable domesticity的放弃,而是去选择和传统不同的queer domesticity作为自己的生活方式,都是青春的一种形式和表达。更多的是一代人中的一群人用自己的学识和思考能力对传统枷锁的打破和创造新的生活方式。也许有的人最后会fallback回传统的生活方式,但是如果你能做到不去fallback大概就是“青春永驻”的更深刻的含义。我很小时候喜欢看动画片,我妈说你长大了就不会喜欢了,我说我希望等我老了我还喜欢看动画片。大概这就是用很朴实的话语对青春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诠释。
Forever 21和17的区别是什么呢?虽然我觉得美国人不说17或者18而是说21是因为觉得青春就要 喝酒/歌舞生平 什么的(我觉得是对青春作为一种生活方式非常肤浅的理解/诠释),但是我对此有自己的理解。我觉得21是成年人,17是未成年人,这本身也有它的意义。成年人作为社会上的独立个体,是要对自己行为负责的。做人要有责任心,不能因为图一时之乐或者过分自私就去伤害别人。保持青春的生活方式当然不是对自己的行为不负责(两层意思,既指行为后不负责任,也指不“负责任”地做事(take responsibility 和 do things responsibly 的区别)),而是要在做到这份立足社会和为人的本分的前提下选择自己喜爱的生活方式。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一份枷锁?所以底线大概是法律?(民主国家的?)很复杂了。比如药娘因为父母逼太紧或者高考状元(前段时间有个新闻?)因为父母教育过于高压,最终和父母断绝关系,是属于青春的生活方式还是不负责任呢?我们作为旁观者能确定的(而不是judge)的只能是确认这是一个悲剧,自然也不希望在自己身上重演。

后悔?

从吃药到变性的mtf一路是很长的,会不会后悔是个很关键的问题。我今天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又有了新的iteration,就在这里记录一下。前文关于Klefstad教授的quote,如果用nanami的话说大概就是“节能主义”?,这个观点对我有很大的影响,甚至我也是奉行这个观点做很多事的人,我当时听那个lecture是深表赞同的(虽然觉得这个老师略保守)。
金子说吃一盒色就知道自己手术之后会不会后悔了,我吃了色倒是觉得更想当女孩子了,既是因为gd减轻了太多很舒服,同时也是一些思考的结果。吃糖了我才会更深刻的拷问自己一些事情吧。
我今天相通了(或者说更悲伤了)的事情是这样的:我一直很明确自己想做女孩子,但是值不值得这个代价,我觉得显然不值得,所以权衡利弊的结果自然是不去做,所以这轮如果不是用了测试自己的理由的话,恐怕没那么好过自己这关。先说generally做男孩子还是女孩子的问题,我的答案是做女孩子,现在终于有了足够充分的理由。就算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gid(现在越看越真,尤其是和Yoko比较之后),我也能明确这个事情,我恐怕不论是做男孩子和女孩子都会后悔,只是做女孩子能少后悔一些,毕竟我不用等我老了或者将死之时感叹自己违逆着自己的愿望“浑浑噩噩”(用Yoko的话说,我大概“只是看的很开而已吧”,但是她自己觉得“不甘心”,这里“浑浑噩噩”指的是选择ignorant)我觉得即使人生取得了一些成就,如果强行ignore了这么关键的事情,那老来必然是要很后悔的吧。我可不想成为那个要在自己遗嘱上叮嘱自己子女在我身后把我屌切了再安葬的那个悲剧人物(写到这里又哭了)。最早她和我说不甘心的时候我不太理解是什么意思,我今天是恍然大悟了。不甘心就是不想白白浪费一个不属于自己理想性别的一辈子。于是我自然就很明确的知道,就算做女孩子要放弃一些social status甚至更多的东西,或者说两个选择都要后悔(所以我才觉得自己的处境特别悲凉),只是因为面对“一辈子”这么大,或者对于自己的existance来说全部的东西给我压下的重担,让我明白了做女孩子是非常果断和明确的能少后悔一些的选择。
所以恐怕从来不是后不后悔,而是后悔多少的问题吧。至于手术,我还是怂的。但是今天的这番思考让我对mtf的一些更深刻的意义有了理解。是别人没有这种处境呢,还是不知道如何表达呢?我至今还没有看到过有内容说 其实不是选择哪个不后悔,而是哪个少后悔 的观点。

全篇越写越冷静,动笔是还在聊天时哭的很伤心的状态,写到后面泪水渐渐干了,虽然最后又流了一阵。本文记于 Irvine, CA,在一个以泪洗面的早晨之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