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的除夕夜

又是一个农历新年,昨天是2018年的除夕。就是公历中在2018年的那个除夕。我们在QuadraNet数据中心部署了服务器,然后去了Tasty Garden吃了年夜饭。
这个礼拜状态可以说很不好,今天看整个世界都感觉是灰色的,大概是抑郁了,插着调试器也没什么用?大概硬件问题不是软件能解决的。(回去该补b12了?)抑郁了能不能保持高生产力是个问题,我觉得是可以的。抑郁的人依然可以push自己去做事情,只是everything less / not at all enjoyable吧。高中好基友后来被诊断出来中度抑郁症,但是他成绩很好,也参加乐队活动什么的,电吉他和钢琴也都弹得很不错,他到现在成绩也很好,也要发论文了。所以抑郁了大概是能保持高生产力的。周四的时候我忙活了一天,买螺丝什么的,最后下午等到布丁一起去了LAX边上的QuadraNet数据中心。
路上是四个人一起去的,除了我和布丁,还有开车的Yoko大姐姐和zhaofeng。真的很感谢Yoko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其实是玩耍的很愉快?)昨天我还在聊天的时候和布丁说我没好意思和Yoko开口,然后Yoko正好前几天跟我说周四有Career Fair,我当时听到这个消息还觉得唉真是太好了不用纠结请她开车送了。然后周四她Career Fair结束给我打了个电话,我说我准备动身去la了,她问我怎么去和干什么,我说准备打车,她说干嘛不找她送。就瞬间觉得好暖心啊,被关心了呢(被摸头的表情)。
数据中心在地下,里面什么奇葩都有,整体的安全设施和运维的工作环境都很好。本来我觉得老服务器不值得托管到商业数据中心,结果看大家什么Dell的Pre-R Series的服务器,Mac Pro垃圾桶,甚至蚂蚁矿机都放在机柜里,还有各种其他古董服务器。中间Yoko被噪音弄得有点恶心,我才想起来我脖子上挂着降噪耳机(我自己都忘了用),就赶快拿给Yoko了。感叹一下WI-1000x在机房里还是很有用的。
在数据中心里还和猹聊了会儿天。国内除夕的时候阿九给我发了一个8.88的红包,称我为“宝儿”,就心理一股一言难尽的滋味。
我之前戳了这几个,果然都觉得周四晚上没人一起吃年夜饭,于是就干脆打算一起吃了,因为要去LA就打算在LA吃。结果数据中心里装服务器遇到一些小问题,拖了一点时间,我们21:07才离开数据中心,又因为在LAX边上,到DTLA也要40多分钟,都赶上回Irvine的时间了,结果就回Irvine去Tasty Garden吃了年夜饭。四个人五菜一汤,还是吃的很满足的。我看都是很熟的人就没注意吃相还在自己碗里啃一个黄鱼(没肉)的鱼头23333。
Yoko送我们回家的路上我睡着了,特别特别困。回到家很快就睡了,倒是辛苦Yoko了,她大概大年初一0:20才到家吧,在高速公路上过了跨年的点?总之是很愉快的经历。

One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